玉蜀黍_想要耐心(混更

柯南|偶练|歌殿|学园奶爸|鬼灯|信兰|KinkiKids|关8|小英雄|漫威|汉尼拔|梅林|音乐剧|刀男|JOJO|火影|海贼

【沐已成周】住得很近。

现实向,可能ooc,周锐视角,短|小随笔

刚刚发的被锁了,lofter傻|比,我没开车艹你大爷

所以现在又胡乱强撑出来一页

把正文推到后面去

lofter你做做人吧,能不能有点脑子啊

每次都这样我真的很累

不比比了,大家一起搞偶愉快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周锐最近搬了住处,离韩沐伯很近。
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故意的,脑海中驰骋过一大摞搬来这个地方的理由,却仍是不敢把“韩沐伯”三字混入其中。

很在意。
不是喜欢,更不可能是“爱”。

自从那些起哄和避嫌,他就没再过分接触那个人。可是有些事情走进来了,就很难出去。

大厂的时候,他们不是没有做过一些偷|偷摸|摸的事情,只是从未越界,浅|尝即止。
“糙汉子”第一次亲|身体验了“什么叫纯情”。轻微的触|碰就已经使心脏承受不住猛烈跳动的负荷。
胡闹般地互|喂食物,咬着对方刚吃过的勺子,看着面前人的舌|尖自嘴角轻轻滑过。充满罪恶感的短暂对视,自以为演技很好,却不知区区0.5秒就已经炸出了一室的暧|昧与挑|逗。

出来也有半年了,各自的工作都很多。很久没见面,也说不出一句“甚是想念”。不过周锐还是把自己搬过来了的消息告诉了韩沐伯,毕竟小区这种充斥着秩序与安定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地方,人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遇见一次可以说凑巧来此地,可遇见两次三次的就很尴尬了。干脆说个明白,也可以理所当然地“堂堂正正”。

结果韩沐伯毫无顾忌、三天两头的就喊周锐出门遛弯儿。
“果然是我想太多。”人家身边还有个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的大田呢,“我独自旅行,他们绯|色|暧|昧。”光是歌词就立场明确,又何必庸人自扰呢。

“我去对面买个饮料啊!”
一句话打乱了周锐的思绪,“嗯…啊,哦哦好。”
夜晚小区路灯的昏黄灯光打在了韩沐伯小跑出去的背影上,晃得周锐有些恍惚。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其实出门前他偷偷抹了一层薄粉,希望对方没有发现。
故作潇洒,却控制不住在那人面前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。
“当了biao子还想立贞|节牌坊,这人真是做得贱啊…”自嘲地笑了笑,周锐只想用些污言秽语去骂醒自己。

“笑什么呢?”英俊优雅的大提琴王子回来了,眉眼弯弯带着满脸笑意,仿佛这人手里提的不是个大白塑料袋儿,而是骑猎凯旋的战利品。

“笑自己太英俊了,害得你老是丢下家里的娇妻跑出来跟我幽会呗。”豁出去了,就不可抑制地口无遮拦。周锐现在有点想扇自己巴掌,但是没这个扇的道理啊,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就是心里有鬼了。

“什么娇|妻哈哈哈,”韩沐伯低头往塑料袋儿里掏饮料,“我哪儿能找到对象啊…”他拿出瓶子往周锐手里一塞,却顺势抓住了对方的手,“满脑子都只有你了。”

周锐好像没听到,他看着手中的饮料出神儿,是大厂时候经常喝的运动饮料,反正是赞助的,不喝白不喝。现在这上面还印着陈立农的脸,真是恍如隔世啊。

“周锐,”韩沐伯很紧张,他原本一直坚信着自己看明白周锐的感情了,可这事到关头却又不敢确定,“我…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话头被周锐抢了过去。这个截胡的坏家伙也不管自己脸上的化妆品会不会融化,任由着眼泪胡乱淌开,“从那个‘比心’开始…”

韩沐伯轻柔又略带慌张地擦拭着对方的脸,“那…那你不许搬走了,我不想再这样隔很久才见你一面,答应我好吗?”他紧|紧抱住了周锐,“在大厂习惯了每天都能看见你,出来才发现那是多么幸福且美好。在外面的日子真的好煎熬好煎熬,我只能重复播放你的直播录屏,开着小号刷你微博的更新…”

“你变|态啊!”虽然嘴上这么说,周锐却止住了眼泪,笑嘻嘻地把脸埋在了韩沐伯怀里,“回家!”

“你家还是我家?”
“想什么呢!变|态!”
“那就你家吧!我还没见过…呜呜!”
“闭嘴!”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蟹蟹观看咦嘻嘻,每日开心搞偶!

评论 ( 5 )
热度 ( 49 )

© 玉蜀黍_想要耐心(混更 | Powered by LOFTER